值得一提的是,普京千金上大学并非靠特权,两位“公主”和普通考生一样,都是通过公共考试进入圣彼得堡大学的。据该校生物和土壤科学系主任戈尔林斯基说:“不要说一起参加考试的其他学生,就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一号大学生。”招生办的老师也表示,直到最后在核对考生个人资料时,他们才得知玛丽娅考上了圣彼得堡大学。

  按照圣彼得堡大学的要求,每个考生参加考试时都要填写一份个人简历,普京的女儿当然也不例外。于是,简历上就出现了“普京娜·玛丽娅·弗拉基米罗夫娜”的字样,而在“父亲的工作地点与职务”一栏中,赫然写着“俄罗斯联邦总统”!按照惯例,每个新学年,圣彼得堡大学各系都要公开张贴新生录取名单,唯独生物和土壤科学系、东方研究系没有这么做。有传闻说,普京两个千金的个人档案都被校长“锁”在保密柜里。

  更为神秘的是,虽然玛丽娅和卡佳挂着圣彼得堡大学学生的名份,但她们的学习却是在克里姆林宫郊外的一处官邸里完成的。在一本名为《与普京总统对话》的书中,玛丽娅曾向作者抱怨说:“在家上学也不轻松,教授们给我们布置的作业真是太多了,想玩的空儿都没有。”

  今年8月,玛丽娅本科毕业了。有知情者透露说,她很想工作,“她用化名投了几份简历都有回应,可用人单位一听她的真实身份,就再没下文了。”玛丽娅苦笑着告诉朋友:“如果实在找不着工作,只好继续读书,读完硕士研究生再读完博士研究生喽。”

  比玛丽娅晚一届的卡佳眼下还没有找工作的烦恼。虽然传说她迷恋汉语,对学习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但由于圣彼得堡大学汉语专业竞争异常激烈,“毫无特权”的卡佳,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日语专业,并立志成为一名日本学专家。不过,这也没有打消卡佳迷恋中国文化的热情。据普京本人透露,卡佳一直坚持自学汉语,同时还跟姐姐一起拜少林武僧释延康为师,苦学少林武术,姐妹俩可谓“文武双全”。

  “走到哪里都有保镖跟着,二十几岁了,我都还不知道初恋的滋味!”玛丽娅曾向好友芭芭拉诉苦说:“有时候我真希望能像你那样随意走世界,轻松自在,能找到自我。”

  芭芭拉是意大利总理贝鲁斯科尼的女儿,与玛丽娅同龄。她们俩是17岁那年相识的。2002年8月,应时任意大利总理的贝鲁斯科尼之邀,普京曾带着两个女儿一起到意大利撒丁岛海滨度假。为了招待好玛丽娅和卡佳,贝鲁斯科尼特意将自己正在澳大利亚旅游的女儿芭芭拉召唤回国作“地陪”。由于芭芭拉会说俄语,又与玛丽娅同岁,两人一见如故。

  后来,芭芭拉曾告诉意大利媒体说:“我原以为玛丽娅和她的妹妹会像她们的老爸那样严肃,没想到她们爱玩爱闹,没有丝毫做作的样子,我一眼就喜欢上了她们。在搭直升机前往玛达莱娜岛观光途中,玛丽娅晕机了,我一路照料她,这次『磨难』让我们成了好朋友。她回俄罗斯后,我们常打电话或上网聊天,分享彼此的快乐。”

  普京的一位家庭朋友曾对外透露说:“尽管自己也有种种烦恼,可玛丽娅和妹妹卡佳很能体谅父亲的苦衷。”在世人面前强势冷漠的普京,在女儿们眼中,可是一位护犊情深、愿意倾听的慈父。

  从2000年出任俄罗斯总统以来,普京严厉打击车臣极端分子、国际恐怖组织和国内有组织犯罪集团,因此“结下了不少的梁子”。俄联邦安全局“不止一次”接到过“谋杀普京本人”或“家庭任何成员”的情报。车臣极端分子甚至叫嚣,如果能“抓到普京千金”,那么会比暗杀普京更有影响。因而,普京一直严守着女儿们的隐私,也不允许任何媒体报道。而理解父亲一番苦心的玛丽娅和卡佳,也只能付出比同龄人更高昂的代价,其中就包括行动自由。

  眼看着两个女儿一天天长大,普京夫妇还有一个更大的烦恼,那就是怎么才能为女儿觅得如意郎君。三年前,有俄罗斯媒体疯狂爆炒普京小女儿卡佳出嫁的传闻。尽管俄有关方面很快出面澄清,但据说这也勾起了普京夫妇的心事:女儿长大了,也到了谈情说爱的年纪了,可她们接触社会的机会实在太少,到底怎么让她们能有美好的爱情呢?这着实是桩闹心的事。最近,有来自克里姆林宫的消息说,普京夫妇都觉得,女儿不能再这样封闭下去了,他们已开始暗中为女儿物色对象。

  为此,《莫斯科新闻报》曾打趣说:“我们不久或许就能看到普京一对千金的爱情故事了。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