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康网7月22日讯 老马 我承认:我有一部专门用来刷TikTok的即弃型手机。

发表专栏文章写道,这个短视频共享服务用完美算法得出层出不穷的视频,给我无限的观感享受,把我一下子吸了进去。

它的流畅令我感到惊讶。而令我更惊讶的是人们展现的创造力——各种各样的人,既有专业表演者也有普通人(而且不仅是青少年)。

它可能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出现的最好的社交媒体网络——重点在媒体二字。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很棒的科技产品。

就在最近:跳进鞋子穿鞋的人。超级英雄换装者。像麦迪逊·贝利(Madison Bailey)和玛丽亚·林尼(Mariah Linney)这样魅力十足的女同人士。制作和品鉴印度茶拿铁的凯文·威尔逊(Kevin Wilson)风格特异,眉毛永远挑高。当然还有喜剧演员莎拉·库珀(Sarah Cooper)深入精髓的史诗级特朗普演绎。

当然,TikTok也存在许多同样困扰着其他社交媒体平台的问题:仇恨者、骗子、发表恶毒言论的人。但是到目前为止,相对于其他类似服务,它是在网上消磨时间的最佳场所之一。

我要澄清一点:我可不是假惺惺地在表达愤怒,对TikTok怀着蓬佩奥级别的警惕。国务卿最近发出了本届政府典型的假威胁,即出于安全原因可能会采取行动禁用该应用,同时还提及针对华为和中兴等其他中国公司所采取的行动。

在蓬佩奥发出抨击之后,TikTok进行了抵抗,指出该公司有一名美国首席执行官,数百名关键领导者也生活在美国。

“我们最优先考虑的就是为我们的用户提供安全的应用体验,”TikTok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数据,即使被要求也不会那样做。”TikTok尽管规模很小,只有35名员工,但也倾向于大幅提升其在华盛顿的游说力量。

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在首都,反TikTok的情绪日益浓厚。除了蓬佩奥的大嗓门外,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推动了国会上的一个共和党法案,禁止在联邦政府手机上使用该应用,许多公司也对在企业手机上使用该应用表示担忧。还有之前由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牵头的持续努力,以更仔细地研究字节跳动在2017年对Musical.ly——后来成为TikTok——的收购。

人也开始加紧行动,支持调查TikTok对《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的进一步的违规行为,要求监管机构调查该公司此后是否违反了联邦贸易委员会先前关于非法收集儿童个人数据的570万美元和解协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