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超联赛再过一周就将全面展开,16支中超球队陆续开始敲定出战新赛季联赛的最终大名单。从广州恒大方面传出消息,

原本进入大名单“没有悬念”的高拉特已经被撤下,取而代之的则是先前一直在寻找下家的洛国富

。尽管广州方面的媒体宣称,这是因为恒大主帅卡纳瓦罗“对高拉特兴趣不大”,因而单方面做出了弃用高拉特的决定,但实际上,导致高拉特最终无缘进入恒大参赛名单的根本原因,恐怕还是

早在7月初,笔者针对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对于高拉特缘何在拿到中国国籍之后未能顺利得到国际足联的批复、拿到会籍转换的证明这一情况,专门进行了明确而详细的解释。

笔者在文章中曾明确指出,“在‘归化政策’出台后,恒大方面没有很好地研究国际足联规定中的原版英文版本,在英文单词理解方面出现了偏差,导致了随后一系列不当操作。相关人员在没有吃透、了解清楚规则的情况下,又错误地理解了‘不间断生活至少五年’的相关规定,将其与‘纳税居民’的183天这个概念混为一谈。所以,也就为高拉特很难通过国际足联的认证留下了隐患。”也就是说,

高拉特在2019年1月初租借返回巴西加盟帕尔梅拉斯队,尚未达到国际足联章程中所要求的“不间断地在中国生活至少五年”这个标准

国际足联在转会球员会籍的问题上,完全不会像中国国内足坛那样,“谁有钱谁就有理”,可以“用钱铺路”

。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不管恒大聘请怎样的律师、也不管花多少代价,想让国际足联推翻原先的裁决或“网开一面”,可能性并不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广州恒大队在确定今年中超联赛报名大名单时就必须要做选择题。

由于今年中超联赛实施的“累7注6报5上4”的外援政策,也就是整个赛季累计引进的外援总人数最多为7人,同时注册的外援人数为6人,每场比赛可以选择5名外援,但同时在场上的外援为4人。此外,针对归化球员,除了拥有中国血缘关系的归化球员不限制人数外,每队只能最多不超过一名无血缘归化球员。而目前在恒大的外援和入籍球员包括:

巴西人保利尼奥与塔利斯卡、韩国人朴志洙、已经入籍但未能转换会籍的原英格兰球员布朗宁、已经入籍但同样未能转换会籍的原巴西球员高拉特、以及已经完成国籍转换并拿到代表国家队出战资格的原巴西人艾克森与洛国富,外加已经完成国籍转换并在转换会籍审批过程中的“小摩托”费尔南多等总共8人。

在这八人中,保利尼奥、塔利斯卡和韩国人朴志洙肯定是占据3个外援位置;布朗宁因为存在着国内认可的“血缘关系”,而将被视为“有血缘归化球员”,不算外援、也不受到归化球员的限制,因而也可以以“本国球员”的身份参加今年的中超联赛。这样,

艾克森、洛国富、费尔南多以及高拉特这4名巴西归化球员就需要有所选择,即淘汰掉一人

。这样,其中的两人占据“外援”名额完成联赛报名工作,另一人则继续以“无血缘归化球员”的身份参加报名。

相比而言,艾克森与洛国富已经在国际足联完成了会籍转换认证、可以代表国家队出战,费尔南多完成国际足联会籍转换的认证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仅仅只是需要些时间,毕竟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一般都是八周到十周开一次会,一次性地处理相关事宜,在今年10月份国足出战40强赛之前完成认证工作,不会有疑问。于是,选择弃用高拉特也就毫无悬念。

当初之所以认为高拉特重新代表恒大出战不会有问题,是建立在高拉特可以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出战的前提与基础之上的

。受到疫情的影响,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定于10月16日展开,也就是中超联赛在9月24日结束之后,恒大队内的国脚将前往国家队、准备10月8日与13日两场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然后马不停蹄地返回俱乐部,马上转战亚冠赛场。

尽管理论上,恒大队在9月24日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结束之后至10月16日亚冠联赛开展还有近三周的备战时间,但

。因此,球队只能是通过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来提前为亚冠进行磨合与准备。

按照亚足联的相关规定与要求,参加亚冠联赛的球队可以重新有一次调整报名名单的机会,也就是在原定2月份亚冠联赛开始之前第一次上报的名单基础上进行调整

。这其中,外援方面依然是“3+1”政策。如果抛开高拉特,在恒大队现有的6名外援或归化球员中,保利尼奥、塔利斯卡占据两个外援名额,韩国人朴志洙则占据了一个“亚外”名额,剩下的一个外援名额其实是留给布朗宁的。尽管布朗宁在中超联赛中算“有血缘入籍球员”,但因为并未得到国际足联会籍转换的认可,依然无法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于是在亚冠联赛赛场上也只能是以“外援身份”。至于剩下的艾克森、洛国富以及费尔南多,因为都已经完成了国籍转换,而且前两人已经可以代表中国国家队出场、费尔南多也仅仅只是在等待国际足联的最后批复,因此均可以以“本土球员”的身份代表恒大出战。

特别是,今年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将在10月16日也就是国家队出战40强赛之后展开,费尔南多代表国足出场,就意味着以本土球员身份代表恒大出战亚冠联赛将毫无悬念,亚足联也不可能再另外设置障碍。按照亚足联的规定,东亚大区开赛前一个月提交一份大名单,开赛前前一周可以再次更换。这就更确保费尔南多可以以内援身份参赛。

设想一下,假设恒大在中超联赛中选择高拉特,这意味着他们在亚冠联赛报名时还需要再一次做选择题,因为高拉特根本就不可能像洛国富那样以“本土球员”身份参加亚冠联赛,于是,在外援“3+1”的问题上,恒大队就必须要在保利尼奥、塔利斯卡、朴志洙、布朗宁以及高拉特等5人之间做出选择,以恒大队目前后防线的现实情况,恐怕最终还是要留下布朗宁、弃用高拉特。

在目前中超联赛有关“血缘归化”与“非血缘归化”问题上实施不同的标准,在国际足联有关“国籍”与“会籍”转换问题上实施严格的标准,恒大队当下选择“弃用高拉特、留下布朗宁”,是在不同游戏规则下做出的最佳选择

,恒大不只是要考虑中超问题,还需要考虑亚冠联赛。让现有的7名外援与归化球员参加今年的中超联赛,也是在为亚冠联赛进行准备。届时,恒大出战亚冠联赛,所实施的其实是变相的“七外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